新华网
龚美文:一个村不能没有村医-新华网
龚美文说:“我没走,村卫生所的门就不会关,村民有病就有找处、有人看,一个村不能没有村医。”
首页 政情 产经 金融 房产 健康 台湾 旅游 访谈 视频 无人机 VR
头条视点原创政情视频

龚美文:一个村不能没有村医

2018-03-08 10:25:50 来源: 福建日报

  过年,不同角色的人有不同的感受。

  对光泽县华桥乡何舟坪村的龚美文来说,既盼年来又怕年去。盼是因为过年一家老小终于有机会团圆,家真实起来了;怕是因为长假一结束又要劳燕各飞,只剩一人,家变得不太像家了。

  这不,初四妻子去县城的水果店打工了,小学一开学,老爸和老妈则去县城陪儿子读书,这家里就剩龚美文一个人。龚美文本也可以和村上同龄人一样,贷点款到城里买个二手房和父母妻儿在城里过日子的。但他走不开。龚美文说:“因为我是这个村唯一的村医。”

  在家乡当村医,龚美文算是“自找苦吃”。何舟坪地处偏僻,居住分散,7个村民小组,213户,803口人,在这里当村医养不了家,所以原来没有村医。龚美文1996年卫校毕业,又到县医院跟班学习,考取了《乡村医生执业证书》后便回了村。

  偏远山村没一名看病的医生,村民小病熬成大病,大病就在家拼命,龚美文耳闻目睹。他说:“虽人口少养不起一名医生,但不能没有一名随叫随到的医生。”回到村里,龚美文把手机号码一户户送去,村民一个电话他就赶去,村民说他好。不久,龚美文入了党。

  但村民们的点赞不能当饭吃。为了缓解龚美文家的经济危机,村民选他进村当秘书,全体党员还选他当了村党支部委员,让龚美文在给全村人看病的同时分担一分村里的工作,增加一部分收入。龚美文说:“我只做了一名村医应做的事,却得到村上人和村党支部那么多的认可,过穷日子也得坚守。”

  坚守不容易。一是随着青壮年外出赚钱和老年人进城带孩子读书的增多,全村800多人只剩不足百人了。二是自己孩子也到上学年龄,村上没学校,爸妈也得进城租房陪读了。这从医收入骤减和家庭开支的猛增,再次让龚美文面临去留两难境地。

  龚美文才42岁,在城里找份工作很容易,和妻子一道奋斗几年买个房子,走出老家不难,可村上几十号多为老弱病残的留守村民的防病治病怎么办?在去与留的选择中,龚美文妻子站出来了:“我去城里打工赚钱付房租和儿子读书的开支,你还留在村里做事、给村民看病。”

  如今,龚美文妻子在城里一家水里店打工,爸妈负责接送孩子读书,自己则专心在村里为村民和病人服务,虽然一个5口之家聚少离多,家庭收入不多,但精神却较富裕。龚美文说:“我没走,村卫生所的门就不会关,村民有病就有找处、有人看,一个村不能没有村医。”(邱盛林 敖兰玉)

[责任编辑:郑云彩]
分享该新闻到微信朋友圈:
1、打开手机软件“微信”--“发现”--“扫一扫”。
2、对准左边二维码进行扫描
3、识别成功后,弹出是否浏览该页面,点击确定。
4、点击手机右上角分享按钮,分享到朋友圈。
手机适配版    |    电脑PC版 
Copyright © 2016 FJ.news.cn
返回
0100701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504367